1)第52章_玫瑰色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许城铭的话讲完。

  会议室里,很长的沉默。

  岁连的咄咄逼人,在他这番话下,也不好再继续。

  随后那两位股东上去,讲了一些祝福公司的话,并跟许城铭拥抱了一下。

  岁连跟谭耀都坐着,也没动。

  许城铭看向座位上的岁连。

  许久,他笑着说道,“那我就先走了,还有事情要办。”

  说完,他直接出了会议室的门。

  许城铭走后。

  岁连跟两位股东便商议着这架空的职位谁来顶上。

  两位股东看了眼谭耀,笑道,“这不是有个更好的人选吗?”

  岁连看了眼谭耀。

  说道,“既然你们没有意见,那这空出来的职位,就让谭耀接手了。”

  “没问题。”

  两位股东应道,后又聊了一些话题,两位股东才走,并笑着跟谭耀握了一下手,“谭耀年轻有为,果然不愧是谭家的儿子。”

  后又寒暄了一下,这才离开了会议室。

  谭耀送人出去,返回会议室。

  却见岁连坐在位置上,一动不动。

  他走了过去,刚想说话。

  腰部就被她猛地抱住,谭耀愣了下,手还是落下,随即他就感到腰间一股湿意。

  岁连带着咽哽道,“其实我最怕的就是回忆。”

  “一回忆我就没办法恨他。”

  她嘴里的“他”指的是那个今日西装笔挺的男人许城铭。

  谭耀没有说话。

  手一下下地顺着她的肩膀。

  并从桌子上扯了个盒子,抽了纸巾给她。

  大约十分钟后,岁连松开他,用纸巾压了压眼角。

  谭耀拉过椅子,坐了下来。

  捧住她的脸。

  岁连哭得并不是很厉害,她眼眶里还是红的,鼻头也有些红。

  但不算狼狈,徒生了几丝脆弱。

  他说,“我以为你的泪水真的流光了。”

  岁连愣了下。

  她之前是这么跟他说过。

  谭耀手指摩擦着她的侧脸,“但我没想到,你还能为他哭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其实看你哭我特别难受,为什么我不能早生几年呢?为什么我不在你高中的时候就认识你呢?只要比他多一个小时的时间也好,至少我还多了一份机会,能让你不哭。”

  “不过呢……”他捏了捏岁连的脸,笑道,“也许,这才是最好的安排。”

  人生不能重来,岁连此时哭,只是因为那个人是陪了她十多年的男人。

  他从今天开始。

  退出了这个她跟他一起建立的舞台。

  但谭耀的一席话。

  却暖了她。

  她靠在他的怀里,低声道,“没错,这也许才是最好的安排。”

  谭耀开始接替许城铭的工作。

  接替的时候。

  岁连才知道,许城铭已经把所有的文件,都让秦秘书整理出来了。

  而究竟,他是什么时候想通的,谁也不知道。

  秦秘书敲了敲办公室门。

  岁连抬头,“进来。”

  秦秘书手里捧着一个盒子,视线在谭耀的脸上转了一圈。

  后红着脸走了过来。

  把盒子放在桌子上,推给岁连。

  盒子上,一张便利贴写着:岁连,生日快乐。

  秦秘书说道,“这是许总给你的,说他离开后,再给你。”

  岁连看着那盒子。

  没动。

  秦秘书也不好意思帮人家拆开。

  放下了盒子,便出去。

  谭耀靠在椅子上,双手交握,问道,“不看看?”

  岁连把那盒子往旁边推去,说道,“不看了,没必要。”

  谭耀扶了下眼镜。

  也没再说话。

  推着文件,两个人继续谈话。

  职位交接,谭耀需要在公司加班,但因为加班多了,没回家吃饭,家里父母也惦记。

  所以今晚岁连跟谭耀就都没加班。

  各回各家。

  在停车场亲吻后,各自开了自己的车,回家。

  回到了名园别墅,岁连熄火后,才看向放在副驾驶上的盒子。

  她看了好久。

  才伸手把盒子拿了起来。

  打开。

  里面——是一对银戒,款式很老。

  十多年前的款式了,她把那银戒拿了出来。

  颜色比之前漂亮,这银戒是她跟许城铭结婚的时候,许城铭去买的,那时银也挺值钱的,对他们这没钱的人说。

  许城铭是下了本的,但这么多年过去了,它已经变色了,变得很严重。

  许城铭却把它给洗...-->>

  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  请收藏:https://m.nyoj.org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