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)第108章 省体育场_丧病大学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越接近市区,路越难走。无论是主干道还是小土路上,随处可见报废的车辆,游荡的丧尸,残肢,血迹。

  武生班一路前行,尽管不时大小路切换,但主方向就是径直往北。

  得益于古城道路井字布局的特点,市区主路皆是正南北向和正东西向,这些路将市区分割成方方正正的一个又一个小格,暗合老祖宗讲的天圆地方。

  新时代以来,随着经济发展,地铁通了,高架桥起了,环城高速一圈套一圈,高空俯瞰这些新兴交通线路,仿佛能将这城市的每一个点都串联起来。可当你脚踏实地走在这座城市里,还是会在不经意间发现,直路多,弯路少,正道多,斜道少,这是千百年来刻在城市血液里的东西,历经风霜,依旧坚韧厚重。

  武生班选择的便是贯穿市区正中央南北的大道,想扎进市区,这道距离最短,路面最宽,视野最开阔。即便遇阻,也有四面八方任你逃,而无论你想去市区的任何地方,都可以在这条路上抵达相应的平行点,然后一个转弯,横插直入。

  更重要的是武生班的第一选择,省体育场,就在这条南北主干道的边上。如果说乔司奇那位于人口稠密生活区的“豪宅”是在深山老林里,那省体育场就相当于坐落在山脚下,只要冲得到山脚,不用往山林里扎,直接就可以弃车圆满。

  “还是没信号……”

  宋斐失望地把手机塞回去,靠着戚言胸膛叹气。

  宝马车里,戚言抱着宋斐窝在副驾驶,吴洲、傅熙元、冯起白、赵鹤略微前后交错,紧密挤在后排,四人臂弯里则是横躺着的邝野。

  原本横躺着的应该是身量相对纤细的冯起白,奈何体院三剑客加上游泳健将邝同学都走硬汉风,肩并肩挤在后排的结果就是要么总有一个屁股着不了座,要么就是大幅度地前后交错,但这样屁股是坐稳了,前后空间也占得差不多,冯起白根本不可能打横进来,必须团成团插空塞。最后没辙,只好用冯起白和邝野交换,前者跟体院三剑客肩并肩挤成一排,后者假装自己是驴皮影,成片状横插而入,腿稍弯曲,关门走起。

  “你就多余试。”感觉自己已经被挤成沙丁鱼罐头的邝野,现在从头到脚,就一张嘴还能动。

  “那可说不定,”傅熙元不同意他的观点,“水电都没停,有信号也不是不可能。”

  “也只剩下水电没停了。”戚言一声轻叹,难得露出明显的低落。

  宋斐不解地往斜后方仰头,看他:“什么意思?”

  戚言情不自禁地摸了一把他的脸蛋,才反问:“你多久没见过雾霾了?”

  宋斐怔住。

  刚出学校的时候他还在想,虽然这么蓝的天是很美,但他就是贱皮子地怀念pm25,如今被戚言这样一问,才发现,他怀念的并非真正的空气

  请收藏:https://m.nyoj.org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